...KEI...

#普奧 #法西法 #香湾 #香英 #東卷 #鬼白
只寫得出傻白甜(。)比較常寫一些從日常生活上得到的靈感,可能是小段子,或者是簡單一句形容心情或事情狀況(腦洞)。
喜歡聊天XD 非常歡迎各位搭訕^_^

【游记】罗曼蒂克之路上的条顿骑士

Monika GER48:

在一条贯穿南德、被称为“罗曼蒂克之路”的旅游路线上,有个名字特别长的地方——巴特美特根海姆(Bad Mergentheim),曾经是条顿骑士团的总部……

等等,条顿总部不是在东普鲁士嘛?其实这是成立普鲁士公国之后的故事了。按照习惯,先回顾一下历史:

1190年,在耶路撒冷附近的Akkon,东征留在那里的德国人建立了一座医院,目的是医治那里的朝圣者。

1198年,医院改为骑士团,拉丁语全称“Ordo fratrum hospitalis S. Mariae Theutonicorum in
Jerusalem”,德语“Orden der Brueder des Spitals S. Mariens der Deutschen zu Jerusalem”,中文直译:“位于耶路撒冷的德意志圣玛利亚医院兄弟骑士团”,拉丁语简称“Ordo Theutonicorum”(条顿骑士团),德语简称“Deutscher Orden”(德意志骑士团)。其实,Theutonicorum就是德意志的意思,中文的条顿就等于德意志。

1226、1235年,腓特烈二世皇帝颁布黄金诏书·里米尼(Goldene Bulle von Rimini),将波罗的海岸的那片被称为“普鲁士”的土地给了条顿骑士团。

1237-1290年,与Livland(普鲁士附近的土地)的Schwertbruedern骑士团合并。

1274年:马林堡(Marienburg,也是玛利亚堡的意思)成为条顿骑士团修道院,直到1457年被卖给了波兰。

1291年:失去圣地的领土(包括Akkon),迁都威尼斯。

1410年:与波兰-立陶宛在坦能堡作战

1457年:迁都柯尼斯堡

1525年:大团长阿尔布雷赫特·冯·霍亨索伦改信路德宗,解散条顿骑士团,将普鲁士升为公国。余下的条顿骑士团成员迁都美特根海姆(现:巴特美特根海姆)。


我们稍微搜索一下wiki,就能知道圣殿骑士团存在时间:1119-1312年。三大骑士团之一的条顿骑士团后来命运如何?是否因为被普鲁士公国取代了就消亡了呢?

非也。至少我们在巴特美特根海姆这个不太知名的南德小城中可以找到条顿骑士团1525年之后的足迹。

以下,游记正文开始!



关于巴特美特根海姆的发现也是个偶然,因为po主一直以为要看条顿遗迹就只能去波兰和俄罗斯……那天po主在谷歌地图上搜索普鲁士博物馆,发现近期维护不开门,然后就索性找找有没有条顿博物馆这样的地方,结果就找到了巴特美特根海姆,并且离我住的地方不远。

坐火车到Lauda,再转车10分钟就到巴特美特根海姆。城际火车同样两个车厢,人很少,巴特美特根海姆在巴伐利亚和巴符交界处,不知怎的,到了巴符州就觉得景色有种温柔的美——火车轨道两旁开满了金灿灿的向日葵。

出了小小的火车站,就看到“欢迎来到巴特美特根海姆”的路牌,并不是所有城市都这样啊,挺可爱的呢:

一路步行的街景:

走了十多分钟,就看到“离条顿骑士团博物馆还有200米”的路牌,从前的1525年开始的条顿总部现在部分改装为博物馆:

拐角处是个看着很有历史的建筑,右面的墙壁却写着“西西里人餐馆”——好吧,意呆餐馆开满德意志……

房子的正面,并没有开门


门牌的德语大意是:条顿骑士团铸币。1536年某大团长制造了骑士团钱币,自1355年起皇帝就批准他们铸币。(Po主并没有在这栋楼看到什么钱币……)

建筑物的左边就是西西里人餐厅,图上的纹章正是条顿骑士团的。(这时候po主想起普罗马:从前条顿有听命于西西里王国,于是南意来这里开餐厅?233)

再往前走一点,是几家餐厅,其中一家叫做“Johanitter”,也就是医院骑士团,又称圣约翰骑士团——所以说条顿骑士团的好朋友们都来了吗?233 啊,还缺圣殿骑士团……

医院骑士团餐厅正对面就是条顿总部,首先可以看到图正中的十字镂空——无疑这是条顿的十字。医院的十字通常是黑底白色八角十字,而条顿是白底黑十字,到后期黑十字还有银边。


位于耶路撒冷的德意志圣玛利亚医院兄弟骑士团巴特梅根特海姆总部大门——简称条顿总部:

纹章、白底黑十字,细节图:

走进门,就是豁然开朗的总部内部,图上是正门背面:

十字架细节:


右边门上的细节,三个骑士头盔,金边的黑十字:

拱门左边有个小房间,是博物馆信息室


里面摆放的几本条顿骑士团的书,po主后来买了左上角那本。中间那本橙色是个系列,有很多本,太贵了~



院子的右侧,黄色的是教堂钟楼:

通往庭院的大门纹章细节:



走进白色建筑物大门,是一个庭院,右边红色门的是博物馆,左边黄色建筑物是教堂:

因为不是周末,po主觉得自己又来逛超冷清博物馆了~后来一共逛了四个小时,只见到另外两对老德国人夫妇在逛~

因为冷清,感觉工作人员特别照顾我,告诉我在这个楼梯口往上拍就能拍到当年条顿骑士团建造的奇景:

啊,确实,看到太阳了吗?


博物馆一共三层,三个展厅,因为po主特地来看条顿,就直接上到二楼的条顿展厅,二楼大厅左边关于1190-1525年的条顿历史,包括在普鲁士那边的故事;右边是1525年至今的条顿,也就是离开普鲁士之后的故事。大厅中间的旗帜是中世纪的战旗。


这是中世纪条顿骑士装扮,那时候还是平直的十字架,后来发展成铁十字那种带钩而且有银边的:

这样的骑士装扮在马林堡有更多,毕竟是迁来这之前的装扮了


Rehden堡的模型,在东普鲁士

大厅另一边的铠甲,最多170cm这样



展厅5(前四个展厅是巴特梅根特海姆历史、玩具馆、原始日耳曼部落的生活什么的)是1525年前的条顿历史。因为今年是宗教改革500周年纪念,这在欧洲是个盛大的节日,这里有个“东欧宗教改革——波兰-立陶宛与普鲁士领地”的特展,其实就是摆了一排板子~大概说的是普鲁士如何从天主教改信路德宗的吧~那之后条顿就被公国取代了呢~

特展的文字为德语和波兰语,Prusy是波兰语的“普鲁士”



13世纪有个叫Tannhaeuser的大团长是个歌手兼诗人——想到阿普还是条顿时唱的“森林里的小动物”……其它展板略

除了波兰-立陶宛-普鲁士特展展板,墙上的那些木板就是一直都有的关于条顿历史的展板。首先是条顿还是医院的时候:

1442年的条顿骑士团章程,大概类似新选组局中法度:

墙壁顶部大概是各大团长的纹章,最早的是1251年,哥特体不太看得懂,但是大概都姓“冯”


走廊尽头往右转,又是一系列的展厅。显然这个建筑群内部已经重新装修过,而且挺简陋的……

马林堡模型

普鲁士作为条顿骑士团中心

展厅

坦能堡之战


霍亨索伦大团长将条顿骑士团解散,不愿改信路德宗的天主教条顿骑士们迁往他们从前的领地之一,梅根特海姆。至此,展厅5的参观结束。

展厅6,“梅根特海姆作为骑士团中心”

将水堡改建成文艺复兴建筑

界碑,右边TO表示Teutscher Orden,也就是条顿骑士团。(拉丁民族还真是t和d傻傻分不清)

16世纪后,大团长常常来自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因此骑士团和神罗有着密切联系。

骑士团的一些宝物:






许多大团长和骑士团成员的油画,穿着都很华丽,随便放一张出来:

经过大教堂二楼

祈祷室或忏悔室

从二楼看大教堂,注意正中央的条顿十字

继续往前走,是大团长画像展厅


随便放几张,没有帅哥,但是衣着都华丽得不像话,哈布斯堡家族真有钱


画廊左拐,就是大团长从18世纪开始居住的地方





大厅


然后是近代展厅:大团长们的照片


近代骑士服

再来是普鲁士的铁十字勋章展厅,因为铁十字来自条顿;右边四个铁十字分别是1813、1870、1914、1939年的。

德意志皇帝威廉二世的画像,其实还真有点帅,其中充满了各种普鲁士的元素:普鲁士旗帜、腓特烈大帝半身像、腓特烈大帝胸章、头顶小鸟尖顶帽,就连皇帝的衣着也是霍亨索伦的颜色——黑与白。(这里做个圣约翰骑士团的伏笔)

近代骑士团服装展示,修女衣服虽然简单,但是胸前的十字很漂亮~

20世纪骑士团十字架,大概只有入会才有机会得到吧,网上并没有卖呢~其实很漂亮啊


出口处墙上的条顿十字与他们的口号,德语Helfen und Heilen:帮助与救治。少了“守卫(Wehren)”,难道是说失去了领地,已经没有要守卫的东西了吗?

条顿的命运,类似于普鲁士。看完这个条顿博物馆,po主思维变得混乱:本家说普鲁士前身是条顿骑士团。那时候条顿有领土,所以算国家或地区,然后他们的领地变成普鲁士公国,骑士团的骑士们迁往巴特梅根特海姆,这个地方算是他们的领地吧。1809年,拿破仑攻入德国,解散此处的条顿,然而条顿还是找到了安顿的地方,那就是奥地利维也纳。如今条顿骑士团仍继续存在着,维也纳的一间小教堂是他们的总部;而他们的事业呢,又回到了刚开始的那会儿——慈善。

1525年以来,条顿从来没消失,与普鲁士并存着,及时二战后普鲁士从地图上消失,条顿骑士团也没有解散。Po主也在推特上关注了条顿骑士团,他们还经常放漂亮的种草图片,仿佛在宣传让人加入。

骑士的时代早已过去几百年,三大骑士团之首的圣殿骑士团也早已灭亡;条顿在最强大的时候却被普鲁士替代,就像1871年强大的普鲁士王国被德意志帝国取代一样。条顿的牺牲与没落让人感到惋惜,如今没有了守卫的领地的他们,投靠了奥地利。这漫长的几百年中,如果是国家拟人的话,条顿和普鲁士究竟是什么关系呢?会是阿普的分身吗?有关这部分的逻辑,po主已经理不清了……


逛完二楼的条顿历史,战斗力为零的po主已经无力参观一楼和底层的其它展厅,幸好先参观了条顿,不然早已精疲力尽了吧……

何况走出来,还有些地方需要逛的。这是条顿教堂,注意门上的十字:

大堂,挺漂亮的,正中央也是条顿十字

细节:


另一个角度,看到管风琴

走出庭院,饥饿的po主直接走进这里唯一的餐厅


点了一份“大团长蛋糕”,在德国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蛋糕!上面的条顿十字巧克力也很棒哦~来这里一定要吃哈~

吃饱后继续逛~总部中央是个林荫大道

尽头是一栋漂亮的古建筑,现在是办公楼

花园

右边的另一排建筑物现在是条顿历史俱乐部

出了后门,是一大片绿地和树林,还有陶伯河从这里流过~

这两排笔直的树木很像军人,其实普鲁士的军国精神就是从条顿骑士团那里继承的呢~

1802年大团长建立的亭子

陶伯河~这片绿地景色不错,推荐逛了条顿总部之后来这里休息一下~

从总部正门出来,又看到条顿和圣约翰并存的景象;其实圣约翰骑士团博物馆就在离这里半小时火车的城堡中,下次一定要看看~





[工商](算是預告)CWT44 APH普奧R18新刊《流歌 Das Lied》+既刊資訊

為了讓自己記得要買,先轉一個~ 坐等淘寶通販ww

Ranaldee:




大家好我又來了,從普奧沼裡爬出來了(?)
被歷史向虐過一輪又一輪後,這次要出的是偏輕鬆向、劇情成分較低的小品本,內容偏言情系(吧...),微警匪成分、通篇官能向R18(應該...)、有些微BDSM成分,主要是B/D(綁縛調教)
簡而言之是一個約炮約出真愛的故事(???)
書名跟宣傳風格都是詐騙,內容很污,請不要相信(喂)


預計首發台北CWT44(12.10-12.11)


台灣和其他海外地區通販請走 這裡


大陸地區明天會釋出淘寶頁面,請各位稍待(手比愛心)




以下是本子詳細資訊(文字版)




    書名 流歌 Das Lied


 原作 Axis Power ヘタリア


 作者 Ranaldee


 封面 千狩


 配對 普.魯.士 Gillbert 基爾伯特 × 奧.地.利 Roderich 羅德理希


 出刊 2016.12.10 台北CWT44


 性質 官能向中長篇小說,含R18內容


 規格 A5左翻橫排


 語言 繁體中文


 字數 約3萬字(預估)


 狀態 預購中


 售價 180NTD/45RMB












另外以下三本既刊也在同步預購中,台灣和其他海外地區請走 這裡


也會同時在淘寶補貨,包含剛格尼爾之槍、格雷墨,同樣會在明天開放預購








微小說 。羅德里赫的場合 。

參考二十字微小說的題目釋放一下腦洞,建議先看 基爾伯特的場合 再看小少爺的^_^

 

少量(?)設定:ABO、校園

 

==========

 

1. Angst  焦慮

 

洗澡後就一直沒找到眼鏡,隱約看到浴室門外有個黑影

 

2. Tender  溫柔

 

額頭的熱度久久未退,清涼的毛巾被置於額上,擁有一頭銀白短髮的男孩正閉著雙眼緊握著自己的手伏在床沿,似乎是睡著了

 

3. Crazy  瘋狂

 

真不明白,明明笨蛋先生指明的沙河蛋糕都在冰箱裡待機了,當一身軍裝梳了個大背頭的他出現在自己房門前,卻嘴硬說自己並沒準備什麼,害自己被這大笨蛋先生要求配合他嘗試五/十/度/灰

 

4. Horror  驚慄

 

放學後,正準備離開除己以外空無一人的教室,突然被人從背後壓住,校服的襯衣被撕扯開,鈕扣掉落一地,本以為是那位笨蛋先生的惡作劇,然而映照在鏡片中的人影並非自己印象中所認識的任何一人

 

5. Episode Related  劇情透露

 

緩了緩呼吸,感覺到自己稍微鎮定一點後,邊整理自己被撕扯得淩亂的衣服,邊一步一步靠近那雙依然充血的赤瞳,有點遲疑伸出雙手,繞過對方的腰側于對方背部交疊令兩具滾燙的軀體緊貼,對方倏地封住自己的唇瓣並輾轉嘶咬,有點粗糙的手掌探進襯衣在身體上游走。

 

「這火可是你點的,小少爺」他帶著情/欲的沙啞聲音說道。

 

處於發/情/期的自己實在沒太大能耐拒絕眼前這位剛救了自己的 α 笨蛋先生

 

6. 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  未解決情/欲

 

滿員電車上,體內埋藏著不斷震動的儀器,距離下一個車站還有 20 分鐘

 

7. Romance  浪漫

 

演奏會上鞠躬謝過觀眾,所有燈光突然一黑之後重啟,看到穿了一身近乎笨蛋先生髮色一樣的淡色正裝捧著一以雪絨花及藍色矢車菊為主調的花束跪在自己面前,戰戰兢兢地從褲子口袋掏出一小個豔紅色的盒子

 

8. Adjust  適應

 

還不習慣「羅德里赫・貝爾修米德」這個稱呼

 

9. Future Fic  未來

 

離預產期還有兩個月,來探望的笨蛋先生展露著燦爛的笑容,一雙血瞳也流露出無限的期待和喜悅,說決定為孩子取名路德維希

 

10. Spiritual  心靈

 

刺目的陽光強行掀起眼皮,環抱著自己肩膀和腰間溫暖的手掌限制了動作和視野,抬頭瞧見緊緊抱著自己,仍然熟睡的笨蛋先生,嘴巴隨呼吸一開一合但從未緊閉,胡渣已長了一點,抬起原本抱著笨蛋先生背部的左手向著灑落陽光的源頭那方向伸去,無名指上的指環在陽光中璀璨耀眼

 

微小說 。基爾伯特的場合 。

參考二十字微小說的題目釋放一下腦洞,還有小少爺的場合:羅德里赫的場合

 

少量(?)設定:ABO、校園

 

==========

 

1. Boredom  無聊

 

擁有紫羅蘭色瞳孔的人正坐在沙發上全神貫注於手上的書,自顧自地為瑪麗亞采爾增加好朋友(?)並一一綁上鍛帶

 

2. Western  西部風格?

 

梳了大背頭,換上綠色的軍裝,敲了敲風紀委員長的房門,跟棕髮少爺討糖果

 

3. Adventure  冒險

 

黑夜里的學校宿舍,潛入到小少爺風紀委員長的房間

 

4. Parody  仿效

 

趁小少爺洗澡期間,偷偷戴上小少爺的眼鏡,感到一陣暈眩

 

5. First Time  第一次

 

深夜裡,抱著小少爺到醫院急症室,在自己的監視下(雖然很不願意)指明要女醫生診治小少爺後/庭的傷勢

 

6. Mad  惱火

 

約好一起回家的傢伙久久沒出現,於是親自前往對方教室接人,卻在教室門外聽到微弱的嗚咽聲,腦內神經一瞬折斷,踢毀了教室的門,緊握的拳頭用盡全力揮向壓在小少爺身上的傢夥

 

7. Crazy  瘋狂

 

只剩下我和他的教室,按耐著剛才的怒火,嘗試穩定自己的呼吸,分不清是因為那處於發/情/期的 Ω 小少爺瘋狂散發出來的信息素,還是因為自己剛才過分使用身上所有肌肉,依然緊繃的拳頭隱隱發疼

 

8. 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滿員電車上傳出什麼東西在震動的聲音,靠近車門的一對男高中生,一人面露難色地靠在另一位的懷裡

 

9. Angst  焦慮

 

保持著跪姿,抱著花束和藏著指環的紅色絨盒,等待著小少爺的回應

 

10. Comfort  慰藉

 

躺在墊滿黃色小鳥抱枕的床上,左手無名指上的指環映照著月亮的柔光,享受著臂彎裡溫暖的體溫入睡

BE三十题

阿四_偶尔产粮的小透明:

二十八  “请回头看看我”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一个杰出的领袖者只需要忠心的追随者就足够了。但它还有后半句,但追随者从未想过自己是否在领袖者眼中占有一席之地。谁说的这种话?当然是本大爷啊!
难得的晴天,指挥着那群小子们把放在船舱里的潮湿布料拿出来晒了晒。它们情况并不乐观,如果再在不见光的地方放两天就要发霉了。值得庆幸的是,现在只有两匹上面出现了点黑斑,其他的在这次暴晒过之后只要注意管理就可以安全送达了。
原计划里今天晚上要在附近的船港停歇一晚上再启程,但前几天碰到的航向偏离稍微耽搁了一点时间。这导致了我们只能连夜赶路——那几个年轻的毛头小子吵吵嚷嚷的要求增加酬劳,每个人都被暴脾气的三副用平底锅敲了一记才安静下来。我试着劝阻,被三副挥舞着平底锅威胁说再这样没点威严别怪她连本大爷一起打。
有吗?
愿明天也是这样的晴天。
基尔伯特确定墨迹已经干了,合上了那本厚度和牛津词典有得一拼的日记本,把笔投进笔筒里,往椅子靠背上一躺,丝毫没有一点身为这艘船上拥有最高权利的船长的自觉。
除了比那些个新人要老练得多之外,他看起来和那几个刚上船还没来得及把所有人的脾气摸清楚就触了雷点的毛头小子十足十的像。
这个大笨蛋先生,眼神里带的狂妄从来都不知道收敛一点。这是大副在去年年底用空闲时间做每个人的年终总结对他的评价。
『小少爷,你就那么闲吗?跟那些用红笔在学生手册上列举学生的优点一二三,缺点一二三的小学班主任一样。』基尔伯特彼时正倚靠在船舷上吹着海风,身上的长大衣被吹得不停扇动,听到不远处的大副先生这么说时心情颇好地大声冲他喊道。
『大笨蛋先生,您是忘了我们现在正在你租的游船上准备庆祝新年吗?这里有人管理,多负一份责任并不会带来额外的报酬。』大副先生推了一下眼镜,认真地和基尔伯特说着,基尔伯特冲着他摆了摆手,转过身去,看着不远处的零星灯光与空无一物的天际。
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今年不知怎的没有一轮明月也没有点点星光,连云都没看见几片,看见的那些个都是流云,不过几分钟之后就从眼前消失了。无聊得只能望望远处的灯火再看看江水上自己的倒影。
他裹紧了身上的外衣,挤进了围着煤油灯坐成一个圆圈听大副做年终总结的人群里,霸道地把大副旁边的位子给占了,收到了众人的嘘声。『说好的不来听这种枯燥得要死的东西的呢?』『一个出尔反尔的船长不是好船长。』『既然不喜欢这个就把我的位子还给我啊!』
『一群幼稚鬼。你们看起来就跟幼儿园小朋友听老师的表彰大会一样……』『我作证这个不是表彰大会。罗德先生刚刚还严肃地批评了船长你的个人作风来着。』刚刚抱怨着位子被他占了的年轻人举着手打断了他的话,基尔伯特往大副先生的方向挪了挪,让出了个勉强够一个人坐的位子,『闭嘴,这样可以了吧。』『这还差不多。』年轻人点点头,又坐了下来。
大副在不出海时还兼任几个小孩儿的钢琴家教,不过都是免费的,看着这些个小孩天分好才把早年的老本行又翻了出来。如果不是位置不够,是要有个地方专门用来放他的钢琴的,可惜最后船的图纸确认下来之后发现没有再多的位置给他放这玩意儿了,他本人也觉得让钢琴来受海风侵蚀是个不太好的主意,这才作罢。
刚才说话的年轻人就是他以前教过的学生,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家里闹别扭,好好的大学不去上跑来商船上做水手。人倒是伶俐,来了没多久就什么都记清楚了,就是平时喜欢叫大副罗德先生。
说到这里,还没好好地介绍一下大副先生呢。他本名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据说是个出身音乐世家的少爷。他为什么会来这艘船上担任大副的职位?这是船上的七大未解之谜之一。
另外的六个未解之谜分别来自于三副、厨师以及水手们。它们分别是——为什么船长自带眼睛变色的玛丽苏属性;为什么船长这么热衷于扮演海盗;为什么他们所在的明明是一艘商船,从外观上看起来却和海盗船相差无几等。
由于基尔伯特强烈抗议为什么剩下的六条未解之谜里有五条在直接黑他,还有一条在间接黑他,在这里就只列举七大未解之谜中的前四名。
基尔伯特凑到了罗德里赫身边之后也没有多认真在听他说话,听着听着眼皮就耷拉了下来,他便迷迷糊糊地往罗德里赫肩上靠。罗德里赫并没有做过多的反应,默许了他的行为,任由基尔伯特靠在自己肩上呼呼大睡。其间还帮他把外衣扣子扣了起来。
以上描述均来自那位不知名姓的年轻人。
在他的描述里,又过了不久,远处的陆地上有人放起了烟花,把本来没甚好看的夜空点缀的一片五光十色,一片片火树银花,好看得很。
看完烟花,各位都准备回房间睡觉了,但基尔伯特还靠在罗德里赫肩上睡着。三副这次不知道是从哪里借来了两口平底锅,准备把它们当锣鼓来用,以此叫醒他。被罗德里赫拦下了才悻悻地把锅还了回去。
最后,在让基尔伯特睡甲板和让吵醒他之间,各位一致同意选择第三个选项,把基尔伯特吵得半醒再由罗德里赫把他扶回房间里。
第二天早上,厨师挨个儿地敲门叫他们起床来尝尝他用刚捞上来的一条大鱼做的鱼片粥。
在敲到基尔伯特的房间时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果断地敲了下去。门打开了,两双眼睛的目光同时投向了他。
好的嘛,这架势吓了厨师一跳,表情都连带着扭曲了点。
『你怎么了?』基尔伯特看着面部小幅度抽搐的厨师问。『没什么,』厨师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就是早上做点面部活动。』
『哦。』基尔伯特点点头,一边往甲板上走去一边嚷着『你们都干什么呢?本大爷快饿死了!』
其实吧,别看基尔伯特平时是这副不靠谱的样子,但一旦碰上了什么事儿,船上最冷静最能把握主意的人绝对是他——这次也不例外——这也是为什么船上的各位看起来和他嘻嘻哈哈没什么大小职位的区分,甚至在唇枪舌剑上多半还能略胜一筹,心里对这位年轻的船长相当的佩服。
因为是船长,担任了拥有这艘船上最高指挥权的职务,所以无论船上发生了什么意外事故,碰到了任何突发状况,他都必须是那个最沉着、最冷静的人,也是最后一个撤离的人。
海难是每个船长的必修课之一。如果对于海难处理方式可以评分,基尔伯特的这门课绝对能打到A++。
他之前碰上过每个新手船长都会碰到的测试:偏离航道、风向突变、巨浪迎面、狂风暴雨……这些问题他都完美的解决了——如果连这种问题都要出大差错那还是再回去修炼个几年再回来当船长吧。
但这次碰到的困难显然要大得多。
飓风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肉眼可见的远处,掀起大片大片的海浪,幸运的是,船只摇晃的幅度目前还在可接受范围内。
基尔伯特开始思考他昨天入眠之前写的那篇日记的最后一句话是不是给他们立了个flag。现在的情况他还能稍微分点神去思考别的东西,大概十分钟之后,他的大脑已经在用最快的速度运转,根本分不出一点儿精力去想别的事情。
飓风已经远了,但是刚刚的海浪把他们推得偏离了航道并且使船只底下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开了个大口子,正在往船舱里渗水!
修补材料只能暂时修复一下旁边几个较小的裂缝,最大的那个口子还在往里渗水,就在基尔伯特让船员们把布料都先搬到干燥的地方时,突如其来的一个海浪打得船只几乎要整个儿翻过来,下一秒,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巨响。
这次的买卖做得太亏了,不仅货要搭进去,搞不好他们一船人都要死在这片海上,成为海鱼们的饲料。
几艘救生船足够他们每个人都获救,但这里四面八方都是海,离最近的无人岛也有十多公里,更何况是有人居住的大陆沿海地带,他们能做的就是尽量把能搬到救生船上的必需品都搬上去。
船渐渐下沉的过程里没有一丝慌乱,大家都在为了能够活下去做放手一搏。成功地把大部分的燃料、食物和水都搬到救生船上时,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一些,各位有条不紊地往救生船上撤离。
最后还有两个人留在甲板上。救生船上的年轻人喊着罗德里赫的名字让他赶紧带着不知道在愣什么的船长下来,不然就要翻拍泰坦尼克号经典镜头了。
罗德里赫看向就在离他两三米远的地方站着的基尔伯特。『走吧,大笨蛋先生。』这句话说的轻描淡写,基尔伯特没有回头,他用沙哑的声音说『小少爷,你要活下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罗德里赫簇起了眉,他没想到基尔伯特这个时候反而还有说这话的闲心。
『多说这些不如快点……』『船负荷不了这么多人的。』同样的轻描淡写。
基尔伯特仰头看了看天空,转头,给罗德里赫留了一个笑得灿烂的侧脸。『所以,小少爷你要活下去。带着我那份,好好地活下去。』
在那之后,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航海日记有些凌乱呢字迹到此戛然而止,像是说书人在特意卖关子,为下一次讲故事留悬念。
故事的结局是,大副和船长一起站在甲板上,直到船缓缓下沉至底,被杀回来的救生船上的船员们捞了起来,在碰上了另一艘路过的客船之后成功获救。
『基尔伯特。』大副先生严肃地叫了船长的名字,『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不回头。』
『因为他仰头时不小心扭了脖子。』坐在旁边给伤员削苹果的三副插嘴。
『去你的!』躺在床上的船长冲三副摆摆手示意她出去,进而又唤大副到他身边来。
『回头的话,本大爷会舍不得你。』

对船只和航海的知识全都源自百度,具体是不是这样的并不是很清楚,如果有懂这个的小伙伴请不要大意地来科普我(゚Д゚)ノ
小小地预告一下下一题。下一题会虐,大概是一块玻璃渣形状的糖,各位敬请期待√

【APH/普奥/短完】罗德里赫先生的邻居总是很喜欢在晚上放声高歌

SILENT:

【APH/普奥/短完】罗德里赫先生的邻居总是很喜欢在晚上放声高歌

第一次写aph的同人
人物如果崩坏我很抱歉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先生是一个奥/地/利人,据坊间传闻还说他是一名贵族后裔。最大的兴趣爱好是音乐,并且不得不提一句,他也是一位十分出色而年轻的钢琴演奏家。
他的邻居们很喜欢他在早晨的演奏,这会让他们放松精神,可以获得一整天的美好心情,也可以通过曲风判断罗德里赫先生今天的心情如何。
尤其是三楼的意/大/利人,他最喜欢听罗德里赫先生的钢琴演奏,他的哥哥虽然也很喜欢但是却一直不肯亲口承认。不过两兄弟并不住在一起,哥哥和一个西/班/牙人一起住在二楼,而他住在三楼。

但是罗德里赫先生最近的心情似乎一直很不好。费里西安诺想道,最近罗德里赫先生早晨的演奏似乎总是很生气的样子。
事实上费里西安诺的感觉一点也不错,我们的奥/地/利先生最近确实心情不好,因为他有了一个新邻居。
本来这应该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但是罗德里赫先生并不这么觉得。
新来的邻居是一个德/国人,听费里西安诺说,那是他室【nán】友【piào】的哥哥,是个警/察。罗德里赫先生开始还觉得这是件好事,自己的生活肯定有了安全保障,但是这个观点在邻居搬进来的那天晚上彻底改变了。
既然是新住户,肯定会开party来庆祝乔迁之喜。
当晚10点,罗德里赫先生闭上眼,正打算入睡,却忽然听见了隔壁传来十分喧闹的音乐声。我们的贵族小少爷有着十分规律的作息时间,并且偏爱古典音乐,所以实在是对隔壁传来的吵闹的摇滚乐提不起兴致来。
也许过一会他们就会结束了。罗德里赫先生这样安慰自己。
而事实证明,他的想法太天真了。隔壁一直唱歌并折腾到半夜三点。
我明天早上一定要表示一下我的愤怒。罗德里赫先生顶着两个黑眼圈愤然想道。他闭上了眼,然而却感觉隔壁的歌声依然有魔音绕梁三日不绝的感觉。

第二天早晨,整栋楼的人都很诧异,看起来罗德里赫先生心情非常不好的样子呀。众所周知,小少爷的脾气其实是非常好的,待人有礼,很少有情绪失控的时候,想来是出了什么大事情了吧。
“呐,罗德里赫先生用钢琴表达了他的愤怒诶……”费里西安诺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小声嘟囔着。
“他的愤怒是肖邦吗……”路德维希收紧了臂膀,将费里西安诺圈进怀里。

然而事情显然并不会这样轻易地解决。
之后几天的晚上,隔壁的邻居甚至叫来了他的美/国朋友一起。
这简直就是地狱,不,比地狱还要糟糕。罗德里赫先生顶着两个黑眼圈愤然想道。
这就是为什么公寓里的住户们这几天总是会听到非常愤怒的音乐声。

于是终于有一天的早晨,罗德里赫先生选择去拜访他的邻居,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
映入眼前的是一头稍显凌乱银色的短发和颜色偏向红色的眼睛。白色的短T恤上印着一只小鸟的图案,然而这也无法让人忽视衣料之下流畅的肌肉线条和一点细小的伤疤。罗德里赫多少愣了一会神,知道他听到眼前的人问他:
“喂,你大早上的来找本大爷有什么事啊?”
刚刚形成的形象瞬间崩塌了。
“您好,贝什米特先生,我是您的邻居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我今天来是想跟您些意见。”罗德里赫依然保持着贵族的风度,礼仪周全的说道。
然而基尔伯特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只懒散的回答了一句“哦”。这让奥/地/利人非常恼火,但是碍于贵族的修养,他并没有发作。
“啊,我知道了,你就是每天早上弹钢琴的那个人吧?”基尔伯特忽然说道,“怎么你大早上起来就弹那么情绪激动的曲子啊,本大爷还要睡觉啊。”
罗德里赫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
那还不是因为你大半夜的唱歌啊!
“总之,希望您以后可以注意一下这件事情,不要再在晚上唱这么激烈的歌了!”小少爷说完,就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本大爷日记 oxox年xx月oo日
今天那个弹钢琴的家伙来找本大爷投诉了,切,本大爷的歌声竟然不知道去欣赏,算什么音乐家嘛!
不过他还是蛮可爱的哦,好想去碰他头上的呆毛啊……

基尔伯特合上电脑,又想到了他隔壁的邻居。他有一双漂亮的紫罗兰色的眼睛,嘴角还有一颗可爱的美人痣。他用手指揉了揉头顶的黄色小鸟,思索了一会儿之后,他抓起了电话。
“喂喂,弗朗吉,晚上下楼一起来玩啊!别忘了还要叫上安东尼哦!”

当天晚上,罗德里赫先生体验到了古典与现代的融合。隔壁的摇滚乐和法国歌剧还有弗拉明戈的混合再一次持续到半夜。
这甚至还不如地狱。贵族小少爷的脑子里依然是魔音穿耳。

于是过了几天,罗德里赫先生再一次敲开了隔壁的门,再一次提出了投诉。
然而基尔伯特依然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用手指轻轻抚摸着头顶的小鸟,倚在门框上直勾勾的看着罗德里赫的眼睛。
还真是意外的有些可爱呢……
罗德里赫被他看得莫名有些脸上发烧的感觉,直到基尔伯特忽然对着他的眼镜整理起造型来,还一边说着:
“啊呀,本大爷今天也帅的像小鸟一样!”
刚刚建立起的形象再次崩塌了。
“请您以后不要再这样了!”罗德里赫说完,逃跑似的躲回了自己家里,成功错过了基尔伯特的那声轻笑。

本大爷日记 oxox年xx月ox日
嘛,那个小少爷今天居然脸红了,也是意外的很可爱呢……
今天还是没有碰到呆毛,本大爷明天一定会加油的!

所以顺理成章的,每天晚上罗德里赫先生依然能随时在家听到现场演唱会。而他和基尔伯特也在一来二去的投诉中熟识起来。
当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基尔伯特知道罗德里赫会在晚上十点睡觉,在早上七点起床,在七点半准时开始钢琴演奏。他知道了罗德里赫每次做饭都会炸厨房但是意外的口感和品相都不错。而且罗德里赫总是很有礼貌,就算是再生气也会加上敬语。
“请不要再在深夜唱这么吵闹的歌了,您这个大笨蛋先生!”
其实他超级可爱的!基尔伯特这样想着。

罗德里赫知道基尔伯特有两个朋友,一个阳光热情的西/班/牙人,一个浪漫风流的法/国人【虽然他刚开始很好奇为什么一个女人会长胡子来着,这不怪他,只是法/国人太好看了而已】。西/班/牙人住在二楼【没错,就是之前提到的那个人】,法/国人住在五楼,并且似乎对他隔壁的英/国人很感兴趣的样子。
罗德里赫先生觉得那位英/国先生就非常符合绅士的定义,总是彬彬有礼的样子。每次想到这里他就会对英/国先生产生深深的同情。

如此喧嚣的一段时间也就平静的过去了,直到有一天的傍晚,基尔伯特主动来找罗德里赫。
钢琴家打开门,就看到德/国人穿着制服站在他家门口。
“请问有什么事吗?”他疑惑的问道。
基尔伯特犹豫了一下,张了张嘴,并没有说什么。
罗德里赫更好奇了,基尔伯特从来不会这样。于是他又问了一遍。
可他却没想到他的邻居会忽然凑到他脸前来,用一种极认真的表情看着他,然后说出来最让他意想不到的话:
“从今天开始,晚上不会再吵到你了。”
罗德里赫愣在了原地,他总觉得这样肯定是事出有因的,但是他感觉自己似乎无法思考了,基尔伯特挨得实在是太近了。
然后他感觉到了一根手指绕上了他头顶的呆毛。
然后他大力推开了基尔伯特。
“请不要这样做,您这个大笨蛋先生!!”
他就知道肯定事出有因!
他刚刚还一本正经的邻居爆发出了一阵魔性的笑声回到了自己家里。
当天晚上罗德里赫先生果然没有听到吵闹的摇滚乐,但是他竟然惊奇的觉得非常不适应,直到凌晨三点才真正入睡。
基尔伯特就是一个大笨蛋!罗德里赫先生顶着两个黑眼圈愤然想道。
所以第二天早晨的曲风依然多变。

当罗德里赫先生终于适应了从前的生活习惯时,他忽然意识到了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隔壁似乎太过安静了,并且这几天下来连个人影都没见到。
这家伙也太奇怪了吧。罗德里赫先生在等电梯的时候想着,抬眼正好看到了那个法/国人,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波诺弗瓦先生!”罗德里赫觉得自己一定是哪根弦搭错了才会去问他。
“啊~埃德尔斯坦先生找哥哥我有什么事吗?”弗朗西斯风情万种的回过头来看向他【自带玫瑰背景】。
罗德里赫觉得自己好像后悔了,但是他还是问道:“这几天都没有看到贝什米特先生了,请问您知道他的消息吗?”
弗朗西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没跟你说吗?”
小少爷忽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弗朗西斯轻笑一声,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嘛,也是,这件事情他怎么会告诉你呢……他啊,前几天因为上司要派他家阿西去毒帮做卧底,你也知道他对他这个弟弟那也是爱到不行,当时就跟他上司抢了这个任务,当真是九死一生的差事呢……”
罗德里赫先生觉得这消息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砸的他说不出话来。
难怪他那天会那样说……
电梯停留在三楼时,他还隐约听到另一个贝什米特对费里西安诺说:“哥哥他从小除了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就没什么朋友,所以一直就安慰自己就算是一个人也很开心,久而久之他自己似乎也就相信了,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每天都写日记……我有的时候还会听见他和那只兔子说话……”
难怪他总是喜欢叫人到自己家里来玩一直到那么晚……
罗德里赫精神恍惚的回到自己家里,坐在钢琴前发愣。
那一天的曲目带着难以言喻的一丝忧伤。

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一切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罗德里赫先生依然是在早晨七点起床,七点半准时开始晨间演奏,晚上十点睡觉。
他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着以前住在隔壁的某个人和总是十分吵闹的摇滚乐。
然后他就听到了熟悉的摇滚乐。
钢琴家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直到他伸手摸上墙壁,感到了墙壁的震动。
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抓起眼镜戴上,连睡衣都没顾上换就冲出了家门,敲响了隔壁的屋门。
然后他看到了那熟悉的银色短发和偏向红色的眼睛。
罗德里赫先生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样情绪失控过。
“下次请不要再这样做了,您这个大笨蛋先生!!”
基尔伯特刚想说什么点什么,却发现小少爷的眼里蓄满了泪水。倒是难得有人能让他这样惶恐。
“喂喂,你……你哭什么啊……本大爷回来了,你就这么不高兴啊?”基尔伯特尝试着破解这个局面。
“谁……谁在哭啊!我才没有!”罗德里赫低着头,但是基尔伯特可以看到他的身体因为情绪激动而不停地颤抖。
“喂,好啦好啦……你也不至于这样吧……”基尔伯特犹豫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将罗德里赫圈进怀里。
小少爷直接伸手紧紧抱住了他,将脸埋在他的肩膀上。
刚刚归来的邻居身子一僵,生涩的用手抚摸着怀里人还在颤抖的背,另一只手顺了顺他柔软的发丝。
然而他的手指根本不能受到自己的控制,直接习惯性的绕上了罗德里赫的呆毛。
然后他被平日看起来柔弱的钢琴家大力推开了。
“请不要这样做,您这个大笨蛋先生!!”
然后基尔伯特做了一件他一直以来都想做的事情。
他吻上了罗德里赫嘴角的那颗痣。
他并没有被推开,这是个很好的开端。
然后他吻上了他的嘴唇。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整栋楼的人都震惊了。
偏爱古典的罗德里赫先生极端出人意料的弹起了摇滚乐。
躺在三楼意/大/利人床上的路德维希立刻就知道肯定是自己的兄长回来了。
躺在五楼英/国先生床上的弗朗西斯觉得罗德里赫先生多半是疯了。

也许是因为心情太过复杂难以表达,罗德里赫先生才选了这样的曲子吧。

罗德里赫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的邻居,不想说话。

【END】

渣段子

ENATO:

诶哆,本人初次写文可能OOC, 不介意就往下吧

13.迷路(合篇)
注:各种捏造,各种捏造,各种捏造
“真是的,这么冷的天小少爷也要出来,而且又迷路了”基尔感到些许不耐烦但又无奈,毕竟罗德的迷路技能堪称满点“唉,还是快点把小少爷找回来再说,免得冻坏了”
在理清楚现在主要该做什么的基尔,踏上了寻找罗德的旅程(并不)。但在平常时找着罗德的多个地点却没找着,反而听附近的人说罗德今天没来过。无奈之下只能向周边的人打听罗德的下落,最终在某个石碑前找着了他
当基尔找着罗德的时候他正站在那石碑前静静的打量着。那块石碑对于基尔来说既陌生又熟悉,陌生,是对现在身为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的普通人(只不过不老不死罢了)来说,熟悉,是对曾经身为普/鲁/士的国/家来说。
“小少爷,你怎么来这里来了”
“我也不知道,迷路之后走着走着就来到这了”
“唉呀,真是的小少爷总是迷路,不怕在外面回不来吗”说着便拉着罗德的手打算离开
“怕什么,反正你会带我回去的。话说,刚刚那个石碑,你有什么感想么”
“没有,就算有,也不关本大爷事,本大爷现在也不再是普/鲁/士,而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而且本大爷更喜欢现在的生活,更何况我有小少爷整天陪着有什么不好”
“哼”看起来是白担心这个大笨蛋先生了
寒冷的冰天雪地里,一条荒无人烟的小路上,两个人温暖的手紧紧的牵着

嗯。。。这是上星期唯一更的一篇文,顺便丢上来算了_(:з」∠)_

渣段子

ENATO:

诶哆,本人初次写文可能OOC, 不介意就往下吧

14.出差①普爷篇
注:红色组出没
“所以,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坐在会议桌对面的王耀问到
“kesese~能能有怎么办,现在我可以天天腻在老婆边上有啥不好。不说了,出来和你们谈这些都谈了几天了,也该回去陪老婆了”
然后基尔就当着所以人的面旁若无人的离开了会议室
“哎呀,现在的年轻人啊,动不动就虐狗啊啊噜,真是世风日下。你说是吧,伊万~”说着还往边上靠了靠(边上是谁你们懂的)
“嗯哼~”(^ L ^)♪~
—————————————————————————————————————————————
镜头转回基尔这边
“kesese~本大爷出差回来了~小少爷有没有想我啊”
“真是,大笨蛋先生请不要这么大声,你应该看看去几点了”在基尔一开口就接到了罗德的抗议
“切,有什么关系,反正这附近就只有我们住在这”说着便向罗德的方向走去
“。。。就算是这样也还请你小声点”
“是、是,都听你的。不过。。。本大爷出差那么久小少爷也该犒劳犒劳我吧”
“那又不是是我叫你去,干嘛要我犒劳你。。。唔,放手,你这个大笨蛋先生”正当罗德说话的时候基尔一把将他抱住
“。。。”基尔并没有发话而是专心致志的玩♂弄身下人的腰部
“嗯。。都叫你放开了”因基尔的挑逗引得罗德脸部微微发红
“都有反应了你确定要我停手吗,小,少,爷”
“唔嗯。。当。。当然”像是不想让他说话基尔在他刚开口是掐了一把腰
“那我可不答应”说着就将罗德按在沙发上
“嗯,那你还。。。唔,哈啊”
“罗德”
“怎么了”在刚结束亲吻的罗德有些反应不过来
“闭嘴”
(你们知道我这人的,我是绝对不码肉的)

渣段子

ENATO:

诶哆,本人初次写文可能OOC, 不介意就往下吧

15.闹剧①普爷篇
某天,帅的跟小鸟一样的基尔大爷因误食死扛而送进医院。而匆匆忙忙赶到的罗德忘记带钱(没走丢都算好了)而交不起医药费,然后拿着基尔的电话想打给路德但忘记了号码便打给了腐烂
“喂?是弗朗西斯吗,我是罗德,基尔因为误食死扛然后晕倒了现在在医院。我没拿钱出来,能帮忙打电话给路德让他拿医药费么(ー_ー )”
然后腐烂又打电话给了大番茄
“喂,安东,基鸟因吃了死扛然后昏倒了病得很严重。但罗德没带医药费,让你叫路德带医药费过去(´▽`)ノ♪”
然后大番茄又打电话给小番茄
“哈哈,是罗维诺吗,基尔吃了死扛然后病得十分严重现在在住院。罗德让你叫路德带住院费过去~( ̄▽ ̄~)~”
然后小番茄打电话给了他的弟弟
“喂!魂淡弟弟,死基鸟吃了死扛病危了。罗德让你叫土豆魂淡带火化费去(▼皿▼#)”
然后费里打电话给了路德
“ve~多一字,多一字,基尔哥哥吃了死扛之后死了现在已经火化了,罗德先生让你带安葬费过去(இдஇ;)”
路德:哈?(德式懵逼)
罗德:这锅真tm黑
基尔:???
诶嘿,因为高兴所以就出来诈会尸|・ω・`)

非正文,个人吐槽
这是我要进监狱(你们懂的)前的最后一篇文(因为过不了几个小时就要去了)。
还有,如果渣段子系列的文有些你觉得好像在哪见过,那并不是你的错觉,因为有些梗确实是参考了其他文的,但是我看的文没有成千都有上百的了,所以你要问我梗从哪里来的,我可以告诉你,我自己都不知道_(:з」∠)_(然后如果被告知侵权也是无可争辩的了(╥ω╥`)  )

渣段子

ENATO:

诶哆,本人初次写文可能OOC, 不介意就往下吧

12.flag②小少爷篇
某天下午王耀带着宅菊,湾湾等人来罗德家玩,为了活跃气氛湾湾提议要玩些刺激的。最后他们决定玩猜迷,输了的要听从赢家的一次命令
好巧不巧,罗德对上的正是提出意见的湾湾。最后罗德因猜不 出中国谜语而落败,因此湾湾可以命令罗德一次
“嗯,我想想。。。对了,罗德先生去调戏基尔吧”湾湾露出了一种诡异的笑容(腐女の笑)
“这是什么命令啊,我不答应”罗德一听湾湾提的事立马就后悔加入游戏了
“但是罗德先生输了,根据游戏规则罗德先生要听从命令哦”湾湾一脸‘您要耍赖吗’的表情看着罗德
“呃。。。好吧。。。”因为自尊心的不允许罗德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随即转身上楼,也因此没看见湾湾一脸‘计划通’
—————————————————————————————————————————————
“基尔,怎么,不来和我们一,起,玩,么”罗德用尽全力将羞耻心压下,然后轻轻的靠在基尔肩上贴着他的耳边说到
“小,小少爷,你。。。哈”基尔以为罗德难得主动,转头就看见了罗德发红的耳朵,立马知道发生了什么决定逗一逗罗德
“怎么 ,这么主动啊,小少爷”说着手也沿着罗德的背部慢慢的往下摸
“唔嗯,快住手,大笨蛋先生”基尔的动作引得罗德一阵战栗
原本只是打算逗一逗的基尔看见他这反应立即改变了主意,随即一把将他摁在沙发上
“小少爷,你点的火,可是得你自己灭的”
然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说了。什么,你问湾湾她们现在在哪,湾湾在罗德上楼后就跟其他人说罗德不舒服然后就带着他们走了